AD钙奶很好喝

墙头草居多,跨国跨界。

一定能成为画手的。

我的生活日复一日,我希望有所改变。

【林秦衍生】遥不遥都可及的你

郭得友X张显宗

姑且两发完。

我!没看过!无心法师!我骄傲了吗!膨胀了吗!所以文中的关于咸粽的一大半都是我胡编乱造的【跪下磕头】

不会让咸粽die的!ooc肯定了。

b站罕见cut那么少,我的天哪!(捂嘴)

一切案子都是为谈情说爱预备!

提前祝希望河神2大火!


处暑之后,天气渐凉。

花差不多全部枯萎了,芦苇叶子自根部一点点枯竭。

天津卫入了秋门,前几日的天色还是汝窑的淡青,衬了水痕一样的云彩,近期,连日都是阴的。

郭得友还是整日的泡在木桶里,药包是越来越多了,浮在水面上。

“郭二哥!郭二哥!”顾影那丫头的声音老远传过来,隔着水都听的一清二楚。

“三,二,一”郭得友在心里数着数。

“咚!咚!咚!”踢木桶的声音如期而至。

“郭二哥!天津卫来官阀了!!你快去看看!来头可不小!在码头,丁卯也在那!不知道要干什么。”

“哎呀不就是官僚吗,大惊小怪的。”虽这么说着,却还是从桶里出来拿了衣服叫上顾影出去看了看。

天津卫码头乌泱乌泱一群人,郭得友穿过人群瞧见一帮蓝制服,打头那个穿的额外一丝不苟,披着深色斗篷,腰带勒的紧紧的,正在跟丁卯交谈。

“我去!我以为丁卯穿的够仔细了!”走近拍了拍张显宗肩膀上的徽章。

“请问阁下来我们天津卫有何贵干啊?”

张显宗打下郭得友好动的手,抬着头对着丁卯“请问丁会长,这位是....”

“这位就是我师哥,天津卫小河神,也就是您要找的那位。”

张显宗上下打量了一下郭得友,前一秒还怠答不理,一脸瞧不起的样子,后一秒又笑脸相迎“您就是小河神啊,久仰久仰,在下张显宗,是调派过来的特别刑警官。 ”

“嚯!这翻脸可够快的!比人家小女生还快!”郭得友不是那种激进的人,却止不住想调侃,对面这个明显是个虚伪的家伙,一股子傲气挡不住,头总是仰着,长的挺细致,皮肤还挺好。

“在下郭得友,请问,张——警官,找我有什么事啊。”郭得友特意拉长音。

“请您帮个小忙。”看得出,张显宗不喜欢郭得友那混不吝的样子,但表现的不明显,只是那扶着帽檐的手加深了力度。

“多小?您小心,别把帽子摸烂了。”

“破案。不用您担心。”张显宗放下那只手。

“破案您不找警察找我这个捞尸队的干什么。”

“我们文县的人死在了你们天津卫的河里,还辛苦您下河捞一下。”张显宗一脸笑容,郭得友却背后发冷。

“有什么报酬,我可不是轻易下水的人。”

“烟酒钱人,您要什么,我给什么,近日我那兄弟刚送的雪茄,上等货色,奈何我实在是不抽烟,嫌那个东西不上档次,您要是不嫌弃,给您送去?”丁卯在一旁早就看不顺眼了,堂堂漕运商会会长,在财物上面还会输了风头不成。

刚要说话,郭得友胳膊挡了一下,开口道“呦,您瞧我这穷人命,身子骨弱闻不得烟味,也不好酒,钱财吗,我这小师弟还欠着我好些,人吗,我这妹妹看的紧,也不方便。”

“那您要什么?”张显宗有些不耐烦了,笑面佛装够了,索性收起了笑脸。

郭得友迟迟不开口,上下瞧着张显宗,左右打转。

“您这不笑顺眼多了,这样吧,我给你捞人,案子破了之后你把这身衣服脱下来借我穿穿。”

“要我衣服干什么?”

“您就说答不答应吧!”

张显宗也没有别的办法“成,我答应你。”

“在哪?”

“跟我来。”

转身下指令“你们在这原地待命等我回来。”

郭得友拍了拍张显宗肩膀“还是让他们回去吧,一时半会完不成,码头还有工人要干活呢”

这次倒是没有拍下郭得友的手,说的不无道理“那你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听付警官的。”

顾影本想跟着去的,让郭得友制止了“你要是来,我就告诉你妈你跟于家二少爷的勾当!”

“行了行了!不去了行了吧!”

张显宗在一旁貌似有什么疑问,等顾影离开了,看了看郭得友“她?不是你夫人?”

郭得友差点笑出声“我记得我说了她是我妹妹啊。”

“我还以为是你俩爱称。”

“你这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到了目的地,郭得友脱下衣服,临下水之前又返回来摸了下张显宗的脸,看着张显宗黑的不能再黑神色“在码头就想摸了,果然。”

“哈哈哈”张显宗假笑了三声。

“果然什么。”

“跟我想的一样软。”郭得友转身下了水。

留张显宗一个人在岸上“神经!”他这一声倒也不小,惊动了台阶上面买糖人的,吆喝声断了几秒还有些磕巴。

“t....te..糖人儿!卖糖人儿喽!吃了就上糖人儿街探案喽!”

过了一阵子郭得友还没出来,张显宗有些慌了,不会吧,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出来,别出了什么意外,还指着他破案呢。

又过了一会,水面上“扑通”一声,郭得友拉着个人往岸上游。

此时张显宗站累了蹲在岸边,手里还拿着个完整的糖人,见郭得友出来了,顺手就扔草丛里了。

“是他不?”

张显宗上前看了看“是。”

“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他可不好找,在水下的一个石头洞里,像是有人刻意把他藏到水下,但这么深的水,水性肯定不一般,天津卫水性好的我大都认识,一般都在我这捞尸队里或者丁卯那的潜水队。”

“那还麻烦您带我去漕运商会了。”

“我帮你问吧,你个外来人,不如我来的容易。”

“这么好心。”

“算我摸你脸的补偿。”

张显宗笑了出来,清清浅浅的笑,娓娓而来。

“你还挺实在。”

郭得友愣了下神儿“你这正常笑不挺好看的吗,干嘛一天天假心假面的。”

“习惯了。”

等叫人把尸体抬走,上了台阶,郭得友买了个糖人,张显宗刚要嘲讽,糖人却送到自己面前。

“扔掉挺可惜的,以后别扔了。”

张显宗红了脸,气急败坏拿了过来“多管闲事!”

郭得友也没在意他的态度“不过没想到,你居然喜欢吃甜食。”

“留下的毛病。”

郭得友没再多问,张显宗也没再多说。

丁卯解剖尸体时发现尸体肚子上有一道长长的口子,缝的七拧八歪,拿刀拆开发现里面放着一个袋子,袋子里是一个个小袋子,装着白色的粉末。

“贩毒的?”郭得友和张显宗被丁卯叫进来。

“对,这是西洋那边新出现的玩意儿,比鸦片要厉害。”

“这么邪门。”

“看来,只能先找到那个会水的了。”

——tbc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