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很好喝🍭

希望以后这里会变成一个成长过程。
我爱的人们是那么那么的好🌸
要朝着自己心上人的方向努力呦❤
墙头草居多,跨省夸国跨世界。
有一、、爱删东西。
目前:巍澜衍生,朱白,林秦及衍生,辫林,klano,山花
这里ad,叫啥都行啦其实嘻嘻嘻
qq:819159879 找我玩鸭🌸

【辫林】长生辫儿(上)

 【张云雷X郭麒麟】
 
#这下真没有存货了#
 

1.

  张云雷小时候留过长生辫,家里老人执意要留,说这孩子身子骨瘦,留着总归没有坏处,他十一岁去郭师傅家拜师学艺时长生辫已经留到蝴蝶骨了,长长的一柳在背后耷拉着。

      那时候郭麒麟才七岁,不大点儿,跟个小兔子似的,怕生,张云雷刚到那阵子没跟他说过几句话,连见面都没见过几回,虽说有个亲戚关系,但总归还是内敛。

      后来奈何师娘把他俩安排到一个屋子里了,一个屋檐下面,总归是要好好相处的,俩人躺在床上,郭麒麟看着张云雷后面那长长的辫子好奇的很,就用手去拽。

      “小舅舅,这是什么啊?”郭麒麟抵不过好奇心,也管不得张云雷到底睡没睡,推了推张云雷肩问他。

      张云雷当然是没睡的,正是爱玩的年纪,要不是为了跟这个外甥一起休息,他才不会这么早就睡,一时起了玩心,转过身来,阴森森的吓郭麒麟。

      “嘘!小点声,别让那些人听见!”

      郭麒麟果然是吓到了,连忙把杯子盖过头顶,只露出一双小眼睛来,要知道,那可是七月分了。

      “哪.....哪些人啊~”说话都带着颤音。

     “就是.....就是..那些个穿着白衣服,长头发,还没有脸的人啊!”

       这下好,张云雷看郭麒麟面色发白,一会的功夫,硕大的眼泪扑棱扑棱的滑了下来,郭麒麟哭还没声,一抽哒一抽哒的,老郭打小就告诉郭麒麟“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每次郭麒麟要哭都憋着不出声。

      “小舅舅!我害~怕。”也顾不得什么内敛了,说着就往张云雷身边靠,本来挺大的一张床,硬生生让俩人挤成了一条儿。

      张云雷也没见过这么怕鬼的小孩儿,看他哭了,一下子怂了,连忙拍郭麒麟后背哄他“别别别哭啊,小舅舅逗你玩呢,这世上哪有那没有脸的人啊。”

     这一哄不要紧,郭麒麟又听见“没有脸”这三个字,抽搭的更厉害了“小舅舅你别说了~”

      

      这下张云雷急了,慌忙之中想出来了主意“没事!看到小舅舅这儿辫子了吗!这就是专门镇压那些个东西的,有我在,你就安心睡吧!他们不敢来的!”

        郭麒麟哭也哭的差不多了,也听信了张云雷的话,毕竟,小舅舅长得这么好看,是不会骗人的。

       “那...那我能抱着你睡嘛,我还是怕~”

  

      张云雷心想自己惹的祸怎么着也得自己受着,便也就答应了。

      俩人在七月分湿哒哒的搂着睡了好几天。

      等到郭麒麟不像那个时候那么怕鬼时,一问他爸才知道张云雷留的那是“长生辫”,是为了保平安的,郭麒麟问他爸“为什么我没有啊。”

     老郭告诉他“因为你不用啊,而你小舅舅命中有劫。”

     郭麒麟听了个半懂不懂,只知道张云雷命中好像有个坎儿。

2.

      自从同住一张床上后,俩人感情日渐升温,郭麒麟也没有了之前的怕生,反倒是天天黏着张云雷。

     这个大他四岁的小舅舅一天天什么鬼点子都有,一点也不像那些师兄们死死板板的。

      那时候郭麒麟还没有学相声,只是没日听着张云雷“咿咿呀呀”

 

     “祖师爷赏饭啊!”这是他听旁人说张云雷说的最多的一句话。郭麒麟倒是没听出什么来,只知道张云雷唱的真好听啊。

       浓眉大眼的板板正正站在台上,一身大卦显的他亮堂极了。

     可能是那时候起,郭麒麟起了想学相声的心思。

     张云雷13岁时倒仓只能先退社了,临走前几天家里让把长生辫剪了,张云雷没什么反应郭麒麟倒是急了。

 

        把着他爸爸的手哭喊“爸爸爸爸!您不是说那是挡劫数的吗!不能剪啊!”

          郭麒麟几乎没当着老郭面前哭过,这时候倒是止不住了眼泪。老郭见了也不知是哭是笑“哎呀,傻孩子,这长生辫留到时候了,得剪了得剪了。”

      张云雷在一旁捂嘴笑“哎呀,没有的事,大林你小舅舅我命硬着呢!”正是到仓的时候,张云雷说话声音不大,却能穿透郭麒麟的心里。

       郭麒麟偷偷的把那剪下来的小辫儿收了起来。

      临走的那天,郭麒麟又当着老郭面哭了

       “那你还回不回来了啊。”

      “那当然!”张云雷眼角也红红的,两年的时间,他几乎天天都跟这个小团子在一起,说没感情那是骗人,但他是舅舅,怎么能哭呢。

       “大林,你等我回来!很快的,你要好好的上学,别让别人欺负了!”张云雷摸了摸郭麒麟的头。

3.

       这一走就是六年,郭麒麟开始的时候天天盼着张云雷回来,可这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自己都已经拜于老师为师了也不见他回来

       他蹲在门口的石头堆那想“果然是在骗我!”

        郭麒麟15岁时下定决心,准备退学专心学相声了,老郭让他想明白了,他一脸坚定的说“我想清楚了!”便也没在拦着他。

        也就是在他辍学没几天,师徒们在院子里练基本功的时候,张云雷回来了。

       外面乌嚷乌嚷吵的院子里练功的人心烦,郭麒麟气不过,大步一迈要去看看什么情况。

  

       打远就看见一个高个的,黄头发的跟这一帮人说着些什么,其中还听见了他爸的声音。

       他正想着要不要看一眼,毕竟他爸在那,应该在说些什么事吧,那边一声“大林!”把他唤醒了。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往那边一看,看见那个黄毛在那晃着胳膊。

      “张云雷!”郭麒麟几步跑过去,也不记得他刚才还在思考打不打扰的问题。

      “诶!你回来了啊!”他看着面前这个个子高高的,一如既往瘦的小舅舅,笑的合不拢嘴。

      “怎么还染了个头啊,我觉得你还是黑色好看。”

      “还说我!你不也顶着头黄毛!”那阵子郭麒麟拍什么剧,迫不得已染了头。

   “我跟您可不一样啊,我这是被迫,您这可是自愿的啊!”

        就算六年没见了,俩人也没有什么隔阂,像是又回到了六年前。

      俩人跟大人们告了别溜溜达达回院子了

      “你以后还走吗?”

      “不走了。”

      还是一间屋子,也不嫌弃对方,倒是省得还得再腾出来一间。

4.

        打退学后,郭麒麟就想着减肥,这下张云雷回来了,他更确定心思了,小时候郭麒麟就觉得张云雷长的好看,这长大了回来了更是得了,个子窜的更高了,五官也张开了,多少小姑娘追着抢着喊“二爷。”

      郭麒麟开始觉得不妙了,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他少班主的位置可就不保了,便加快了减肥的进程。

 

     也是没少下功夫,张云雷看着都心疼“大林,要不你再吃点吧。”

     “你这就是在陷害我,没想到啊张云雷,你心思这么坏。”连怼人都有气无力的。

      “胖乎乎的挺好的啊,多软乎啊,搂着也舒服,要不咱别瘦了。”

 

     “那不行,我得瘦下来,到时候,咱俩站一起,多拉风啊!”

         “你瞧瞧你这点追求!”

       “我这也是为了德云社考虑啊,到时候一上台,台下都是小姑娘!我们这后台多少光棍呢!”

       张云雷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怎么的,您这是要找媳妇儿还是要当小红娘啊。”

      “别别别,您的位置我可不敢抢,我崔莺莺还要嫁张生呢!”

       “张生你就别惦记了!大小姐您就跟我这个小红娘孤独终老吧!”

       郭麒麟终究是瘦下来了,张云雷一天天见证着这个过程到没觉得什么,那天偶然间拿以前的照片对比了下才发现瘦了这么多。

       不得不说,瘦下来清秀了不少,本来觉得挺壮的一小孩儿,这会就一小撮,刘海软塌塌的。

      张云雷爱逗他“这是谁家的大小姐啊~”

      郭麒麟就回他“小红娘的!小红娘家的行了吧!”

5.

     张云雷把头发染回来了,

    郭麒麟看了半天,盯到张云雷后背发凉回了一句 “还是这样好看。”

     晚上躺在床上张云雷问他“你当初怎么寻思就退学了啊。”

     郭麒麟想了想,回他“当然是为了发扬中国传统文化啊!”

     张云雷怼了怼他“得了啊,说正经的,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

      郭麒麟倒是没回答他,等过了半个小时,张云雷以为他睡着的时候,郭麒麟突然开口了“其实....没那么大志向,就是小时候看你在台上一副光鲜亮丽.....我也想那样....那时候突然就觉得相声这东西真好啊。”

     郭麒麟停了一会又继续说“从那之后,我就喜欢上了说相声,打心底喜欢,我爸说我这个条件其实不怎么适合,但是我不服啊,每天都练的比其他人都努力,不为别的,就想以后能和你一起站在台上。”

       张云雷听了什么也没说,反倒是拍了拍郭麒麟的肩膀把他搂了过来,这么多年了,别人不理解,他还不理解吗,打小受的苦比谁都多,就因为出身的问题,这才多大的年纪。

       “你这一瘦,我好像搂着个小姑娘。”

      “张云雷,你给我滚。”

        张云雷正好把头放在郭麒麟脑袋那个旋上,“你啊,打小头发丝就软,心也软,我真怕以后你被谁骗了,人家说几句好话就跟别人走了。”

       “那你护着我啊,别让别人抢走了。”这本应该是一句玩笑话,郭麒麟却说出一种心疼的感觉。

      张云雷愣住了,郭麒麟这个语气可不是开玩笑的语气,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你这句话是......”

    郭麒麟一下子钻出来起身说了句 “没..没什么,我出去喝口水,一会回来了,你先睡吧。”

    没等张云雷回他,急忙就走了。

         郭麒麟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他对张云雷的感情一直藏的很好,可能是他那一搂,内心的小怪物们便都出来了。

      他没想着俩人能在一起,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跟他一起上台。

      郭麒麟不敢奢求什么,张云雷不是那种被人束缚的,他应该是自由的,谁也管不着的。

        张云雷躺在床上懵了有一会,如果当成玩笑过去也就过去了,自己偏偏非往另一个放向拐,这下好了,小兔子跑了。

    "怎么就......"   屋里屋外两个人都叹了口气。

      郭麒麟出了屋就没在回来了,张云雷等了一个点,心想也该抓回来了,便出屋去寻。

     找来找去,最后在陶阳那小崽儿那找着了。

    张云雷“叩叩叩”敲门,听见陶阳在屋里抱怨“这一个两个都干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陶阳打开门向上看看到张云雷那一脸歉意的样子。

        “呦!小崽儿,大林.......”还没等说完,陶阳便指了指床上“在那呢。”

      张云雷顺着看去,看到郭麒麟缩在一个角里,睡的还挺香。

         “大林哥.....他好像哭了。”

       “那个啥,嗨,跟我闹脾气了,我这就把他抱走。”张云雷慢慢拖着郭麒麟后脑勺,搂住腰一把把他抱起来,跟陶阳又道了声歉出屋了。

       “你这是诚心气我呢吧小兔崽子,去谁哪不好,偏偏去小崽儿哪。”

      等到第二天郭麒麟半梦半醒的睁眼看到面前张云雷那张放大的脸着实是吓了一跳的

        “诶?我明明......”

      “没错,我把你抓回来了,还没到点呢,再睡会吧。”张云雷也没睡醒,顺了顺郭麒麟的头发,搂着他又睡着了。

          郭麒麟挣脱了几下没挣脱开了。 

 

         “破罐子破摔吧”

 

        往张云雷怀里缩了缩也睡过去了。

6.

         张云雷真挺喜欢陶阳的,郭麒麟也挺喜欢陶阳的,整个德云社都挺喜欢陶阳的,但偏偏陶阳是老郭的干儿子,自然与郭麒麟来的亲密些,在小时候没退社时,郭麒麟跟着他后面,小崽儿就跟着他俩后面,跟俩小鸡仔儿似的,奈何郭麒麟还护着小崽儿,张云雷但凡说句小崽儿的不好,他就跟张云雷生气“这是我弟弟!小舅舅你不许说他!”

      等到张云雷倒仓完回来,陶阳也长起来了,一身的书生气,板正极了。

       郭麒麟自然是粘着张云雷的,但也不碍着他去找小崽儿玩,虽说他也会找别的师兄弟玩,但张云雷就是看不惯郭麒麟跟小崽儿在一块儿,小崽儿是郭麒麟唯一一个有当哥哥机会的人,郭麒麟当然是保护的。

        陶阳是能看出来张云雷喜欢郭麒麟的,小时候三个人都不懂,可等张云雷回来后不知道郭麒麟懂不懂但他是懂了。

       张云雷表现的还是挺明显,谁家舅甥睡觉天天搂一起,哄郭麒麟吃饭跟哄小对象似的,天天郭麒麟跟哪个师兄弟在一起他眼睛恨不得黏他外甥身上。

      但他万万没想到大林哥也喜欢张云雷,要不是那天郭麒麟一脸生无可恋的敲他屋门。

      “小崽儿啊,我搁你这睡一宿。”也没管陶阳答没答应就往角那一缩,陶阳刚想询问一下,听见郭麒麟抽泣的声音,不大点,像蚊子似的。

        过了一阵子张云雷来敲门他算是明白了。

       “这俩人真逗。”陶阳理了理被褥躺了下去。

7.

       等到俩人都睡足了,在床上四目相对,张云雷先开的口“咱.....起来吧。”

       “啊。”

      怪尴尬的。

——————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