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很好喝

希望以后这里会变成一个成长过程。
要朝着自己心上人的方向努力呦❤
墙头草居多,跨省夸国跨世界。
有一、、爱删东西。
目前:巍澜衍生,林秦及衍生,辫林
这里ad,叫啥都行啦其实嘻嘻嘻

【辫林】我和你的平淡日子

【张云雷X郭麒麟】

#流水账#

#小甜饼#

#论巧合的重要性#

         郭麒麟和张云雷是打小一起长起来的,张云雷学艺早,是师娘的弟弟,来的第一天,老郭告诉郭麒麟“奇林,这是你小舅舅,叫舅舅。”

       起初郭麒麟是不服气的,凭什么呀,个子都一样高的,不就是大四岁吗,怎么就得叫他舅舅。小孩子莫名其妙的计较。

   

       那时候张云雷个子还没窜,再加上身子骨瘦,反倒是郭麒麟这个小胖子像是大的那个。

        所以郭麒麟小时候并没有怎么叫过张云雷“小舅舅。”

        家里把他俩安排在一个屋子里,张云雷多的那四年也不是白活的,郭麒麟那时候怕鬼,这个小舅舅起了坏心思,吓的外甥一愣一愣的。

         郭麒麟半夜起来想喝水,又想起张云雷临睡前给他讲的鬼故事,顿时身子一僵,不得已只能叫张云雷起来陪他。

   

        推了推张云雷,喊他“小舅舅,小舅舅。”

张云雷半梦半醒的应了一声。

        “我渴了,我想喝水,你给我倒点水呗。”

      张云雷起身靠着床背,一抱膀“那怎么办啊,你长大了不得自己动手吗。”说完了也不躺着,就看着郭麒麟,郭麒麟急的不行,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儿。

        张云雷看逗的也差不多了急忙又哄他“小舅舅给你倒,给你倒!你等着。”说着起身去倒水,刚起来穿鞋,发现郭麒麟拽着他睡衣角冲他说“那你快点啊,我害怕。”

         “行行行,我拿过来倒行了吧。”

        之后郭麒麟发现当个外甥也挺好,有啥事喊声“小舅舅”,张云雷就过来帮他了。

      “小舅舅我饿了。”

      “小舅舅我想出去玩。”

      “小舅舅你给我唱段戏呗。”

      “小舅舅....我...我想打你。”

      张云雷也是乐此不疲,每次都乐呵呵的出去买吃的,陪少班主玩,陪少班主练,让少班主打。

     日子一天一天过,张云雷越长越高。

        郭麒麟眼看着张云雷长高,自己的进度条却迟迟不肯往前长很是着急 ,他师父安慰他“没事,你才16,还能长呢!28还窜一窜,不着急啊咱。”

       自己却在背后跟张云雷说“哎~大林这个问题你说怎么回答!他都没有那个一米八的基因!”

       张云雷也“安慰”郭麒麟“没事没事,长这么高有啥用,这么高挺好的,多可爱啊。”用一种欢脱的语气。

      说完还摸了摸郭麒麟的头,像抚摸什么小动物一样。

       “张云雷,你这是安慰我来了还是嘲笑我来了!”

       他老舅捂着嘴在那笑。

     

         等又过了两年,郭麒麟找他师父“师父你骗我!这两年我一点也没长!”

 

        “好好说话别撒娇!哎呀,不就是矮了点吗,有啥事!你爸爸个子还小呢!不也是他们师父!”

       于是郭麒麟放弃了长高的念头,开始了减肥的道路,他师父又告诉他“大林!胖子都是潜力股,你瘦下来,肯定比你小舅舅帅!”

       “那行吧,姑且再信你一回。”委委屈屈的。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诚不欺师父,郭麒麟用了一两年的时间,从小胖子变成了小瘦子,他觉得他可以出书了,励志的, 能火。

        “也算是弥补了我之前撒下的谎言了。”于谦又找到张云雷跟他唠闲嗑。

        “不过,大林瘦下来确实是好看了不少啊,跟小姑娘似的。”于谦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那可不,毕竟郭家大小姐嘛。”张云雷捧了把瓜子在那嗑。

         过会又转转悠悠的去找郭麒麟“大林,虽然你瘦了变好看了,不过我觉得还是我比较帅。”

        郭麒麟差点一巴掌打过去,搁心里犯嘀咕“有毛病吧这人!”

        张云雷故作思考了一番,又说到“但是你比较可爱,你是真可爱,我都想娶你了。”

     郭麒麟小脸儿一红,锤他舅舅“张云雷!你要是再开玩笑我neng死你!”

        郭麒麟也没用多大力,就听见张云雷喊“少班主打人了啊!还有没有人管了啊!”

       “你有病啊你!我又没使劲!”

        这边老郭突然从旁边经过“你俩干什么呢,今天任务完成了吗!郭麒麟我是不是没训你!这是你舅舅,不能乱了辈分!还有张云雷,你个当舅舅的还有没有点样子了!你俩上墙角站着去!”

       俩人一前一后像七八岁的孩子似的生闷气,谁也不理谁。

        “二十好几的人了,真幼稚!”郭麒麟转头也不看张云雷,自己在那生气。

        旁边陆陆续续的总是过来人,装作路过的样子看他俩罚墙角。

        “哟!瞧我这弟弟!可以啊你俩,我还是头一回见着二十多岁的人被师父罚站墙角的,你俩就是先例!”这边烧饼笑的贱兮兮的过来。

     “你俩加油哦!”说着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倒退着走了,连个反驳的机会都不给留.

       “切——”

       过了一会陶阳溜溜的过来了,陶阳不是那种看热闹的人,毕竟老年艺术家的身份在那摆着。

      “大林哥,辫儿哥,听说你们俩被师父给罚了,我过来看看。”陶阳忍笑忍得难受,身子一抖一抖的,虽说是老艺术家,本质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孩。

       “行了,陶阳,别忍了,想笑笑吧。”张云雷一副看淡了世间的样子。

      “哥哥们,要不我去跟师父求求情吧,你俩在这干站着也做不了什么事。”

     赶巧不巧,老郭这个时候正好听见陶阳一顺水的话。

      “陶阳说的对,你俩干站着也不是个事,这样吧,你俩在这背贯口,齐声的,声音得大啊,我这准备去找你谦大爷,你俩好好背,谁打扰也不能停啊!”

        陶阳一脸想笑不笑的表情看着他俩“对不住啊哥哥们,本来好心想帮你们,没成想.....”

     他俩也没搭理陶阳,续了一口气

     “蒸羊羔!蒸熊掌!烧花鸭!.....”声音大的给陶阳吓一跳 。

      “不打扰二位了,我先走了啊。”

      本来俩人被罚站就已经够丢人的了,这下好了,整个德云社的都恨不得过来瞧瞧。

       孟鹤堂带着九良,后面跟着阎鹤翔和九郎,岳云鹏和张鹤伦在后面聊天。

     “还没进门呢就听见你俩歇斯底里的喊,怎么了这是。”这是孟鹤堂。

       

      “这师父,给我们叫来了干什么啊,人呢。”这是张鹤伦。

      “我听师父好像去找谦大爷了。”这是九郎。

      “刚看见他俩往这边来呢!”这是刚到的大楠。

 

      此段对话一直伴随着张云雷和郭麒麟的贯口,跟背景音乐似的。

       老郭跟着于谦拐了进来。

       

        谦大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郭去找他,神神秘秘的告诉他“谦儿哥,走,我给你看个惊喜。”

        “这就是惊喜啊,我看惊吓差不多!”谦大爷看着一院子的人围观着张小辫儿和郭麒麟背贯口。

       “行了行了,你俩停下吧!”

       俩人累的不行,被这么多师兄弟看着太丢人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次把你们都叫过来有两件要事,这第一件,是关于巡演的,这第二件事,就是看看这俩丢人的玩意儿。"

      “当然了,巡演不着急,主要看他俩啊!郭麒麟!”

      “诶!您说!”

     "以后不许跟你小舅舅没大没小的!"

     “张云雷!你个当舅舅的有点舅舅样!”

    “师父/爸我知道错了!”

     过了一会,老郭把巡演的注意事项要求探讨了探讨。

    

     “这次巡演,张云雷你跟着点郭麒麟,还有孟鹤堂,你们仨这多少小姑娘争着抢着要你们多在一起上台,改明儿出道得了!”

      “别别别!不敢不敢!师父你就别调侃我们了。”仨个人低三下四的。

     等讨论完了巡演的事,郭麒麟颠儿颠儿的去找张云雷。

      “舅舅。”

     张云雷不理他。

     “小舅舅~”

     张云雷还不要理他。

    “舅爷!”

    “得得得,说吧说吧什么事啊!你叫我舅舅绝对没好事儿。”

     “哪能啊,我这是发自肺腑的尊敬您。”

     “郭麒麟你把我恶心着了。”

      “哎呀,我这不是找你有点事儿嘛。”

 

     “收起你那副献媚的嘴脸,说吧什么事。”

 

     “怎么就献媚了!这不是快巡演了吗,您大人有大量,教教我唱歌呗,我这唱歌发音一直都有问题您又不是不知道。”

      “我这老艺术家那是说教就教的吗!我可是大忙人跟你说!”张云雷说着还恰起了腰。

      “你可把你那泼妇样收起来吧!”

      “你教不教!”郭麒麟一只手背后,另一只手指着他老舅一抖一抖的。

       “不教!”

      “你教不教!”

      “不教!”

     郭麒麟顿了一下立刻转身走了。

     张云雷急忙拉住他“你干什么去啊!”

     “我找陶阳教我去!小崽儿肯定教我!”说罢便要甩开张云雷的手。

     “诶诶诶!我别别别!我教你!我教你!我错了还不成吗!”张云雷一把把郭麒麟拉了回来。

      “那陶阳也要忙他的事啊,再说了,唱戏和唱流行发音也不一样是不是。”

     “那您不是忙吗!不打扰不打扰!”

     “不忙不忙,我有啥好忙的啊。”

       之前献媚的倒是反过来了现在。

      这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孟鹤堂在旁边躺在椅子上快要听吐了。

      等着郭麒麟出去的空隔,孟鹤堂起身踢了踢张云雷“诶,你为啥不让郭麒麟找小崽儿去啊。”

     “我这是从根底消除祸患,诶?我跟你说这干嘛。”

       孟鹤堂反应了一会,突然恍然大悟“我去!你不会是也想认干爹吧!张云雷啊张云雷,没想到你野心这么大。”

        张云雷差点气过去“你是从那句话得出来的这个结论!”

      “行了行了问你正经的,你..... 是不是.....喜欢大林啊?”孟鹤堂小心翼翼的问他。

      “嗯”张云雷回答的理直气壮。

     “不都不反驳一下吗?我好没有成就感的啊。”

     “我为什么要反驳?”理所当然的问了回去。

     “那.....大林知道吗。”

     “你说呢。”

    “我猜...他不知道。”

     “真聪明。”

     这边大林刚好进屋,问了一句“什么我知不知道的,神神秘秘的。”

     “没...没什么..就是...”孟鹤堂一时找不到理由搪塞过去。

    “九郎昨天摔了,那叫一个惨!”张云雷突然冒出来一句。

     “那!那他没事吧!”郭麒麟可真信了。

     孟鹤堂在后面犯嘀咕“张云雷你可真够狠的。”

    好巧不巧,九郎这时候推门进来了。

    “呦!大伙儿都在啊!”

     郭麒麟看九郎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哪像是一个受伤的人。

 

     “哥,你不是摔了吗,我看不像啊。”

   “谁啊?” 杨九郎左右看了看也没别人啊。

    又指了指自己“我啊!”

     “对啊,张云雷说你昨天摔了啊,不是挺严重的吗。”

       九郎往张云雷那边看了一眼,张云雷直冲他使眼色。

     不亏是多年的搭档。

    “啊!对对对!我昨天是摔了一跤,不过没那么严重,没啥大事。”

     “哦,没事就好。”

    “你们在这干什么哪,三公主。”杨九郎急忙岔开话题。

      “去你的吧!”孟鹤堂差点把他手里的书扔过去。

     “这不是要我们仨一起上台吗,先练练。”郭麒麟跟九郎解释。

       “我过来也没啥大事,那个,二爷!出来一下呗。”说着把张云雷叫了出来。

      “说吧,怎么回事啊,这我昨天和你嫂子在家呆的好好的,怎么就平白无故来一跟头。”

     张云雷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发现九郎用一种诡异的表情看着他 。

      “嘛呢你,吓唬谁呢。”

      “不是,我说小辫儿你不会哪天把我给说死了吧。”

       “我跟你说正经事呢!少给我开玩笑!”

      “不过,你也是可以啊,就大林那样的,你不告诉他,他绝对不会知道你喜欢他的。 ”

   “那我不是怕吓着他嘛。”

    俩人望了望天,空气安静了起来。

    屋里的情况也不妙。

    前脚张云雷和杨九郎刚离开,后脚郭麒麟就开始盘问孟鹤堂。

    “说吧,怎么回事啊。”

   “张云雷。”

   

   “怎么了他。”

  “他喜欢你。”

   郭麒麟愣了一秒。

       “嗨!我以为多大事呢,就这事啊。得了,我去找他谈谈。”

         “我去,这俩人,反应都这么....  .清奇吗。”孟鹤堂看了看出去的郭麒麟,“我还是安心看我的书吧。”

     郭麒麟出来叫住了正在望天的张云雷。

     “张云雷,你过来,说点事。”

    俩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听说......你喜欢我啊。”

     过了五六秒张云雷回了一句

     “对啊。”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怕吓着你呗。”

     “咱俩可都是男的啊。”

     “这不废话吗,郭大小姐。”

    “我爸爸你姐夫可不是什么先进的人。”

    “没事,有我在这,饿不死你。”

    “这可对你以后的事业有不小的影响啊。”

    “你都不怕我会怕吗。”

   “诶,那你喜欢我哪点啊。”

   “你哪点我都喜欢。”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苗头啊。”

    “嗯....可能是你第一次发自肺腑的喊我“小舅舅”的时候吧。”

   

     “巧了,我也是那时候喜欢的你。”

        张云雷看了看郭麒麟突然笑出声“早说啊,还让九郎白摔了一跤。”

      “那你还不去给他道个歉。”

     “没事,不急。”张云雷没敢告诉他九郎已经知道了。

       这俩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

       这天天不是那么太热,这个时候温度更是正好。

      “哎,一会还得回去练歌。”

     “放心,你现在有了个好老师。”张云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去你的吧!”

     “行了,一会该冷了,回去吧。”

  

     “嗯"

    

——end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