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很好喝

希望以后这里会变成一个成长过程。
要朝着自己心上人的方向努力呦❤
墙头草居多,跨省夸国跨世界。
有一、、爱删东西。
目前:巍澜衍生,林秦及衍生,辫林
这里ad,叫啥都行啦其实嘻嘻嘻

花开月圆时

【张筱春X小万】

 

        张筱春是北平来的名戏角儿,百年难遇的好,打六岁起就跟着师傅学艺,学了十年,就把老师傅那一身的才学精了,后来师傅不幸去了世,他带着陶筱亭,陈筱云来到了北平,收了些学徒便成立了个戏曲班子。

        领着这些个孩子们在园子里咿咿呀呀的学,还稍显稚嫩模样的张筱春板着一张脸教育这那些个徒弟们。

     戏班子算是有了底。

      他用他在北平挣的钱票买下了之前的一家戏院,门前只立了个牌匾,空的,张筱春找工匠师傅单刻了个“傲”字挂在上面。

      “做人最重要的是要留住一口傲气。”张筱春总是仰着脸告诫着他们。

       小徒弟们一天天学着,也算是努力。

      日子也将就过下去。

       张筱春时常看着牌匾自言自语“这戏总算是延下去了。”

          小万正是这个时候被张筱春捡到的。

        小四岁,在包子铺旁边的一条胡同里,跟着几个叫花子一起,叫花子坐着他蹲着,低头看着地,也不知在看什么。

    

       年纪轻轻就成了孤儿,父母是城里有名的赌徒,早早就把家里的财产输光了,不甘心,到后来连自己也搭了进去。

       张筱春碰巧跟小万对上了眼,也不知怎的,他看着那小团子竟心生了怜悯,便把他领回了戏园。

     他牵着团子的小手,小孩儿也不反抗,张筱春问了一路也只问出了年龄和姓氏 。

   

      “今年12了,姓万。”小万只知道这些,父母离开的突然,这些还是凭借着记忆回忆的。

      领回了戏园,张筱春给他洗了热水澡,白净的小脸显露了出来。

      “那你以后就叫万筱林了。”张筱春的“筱”,玉树临风的“林”。

      小万适应的快,很快便撒开了欢,露出了属于12

岁少年应有的欢脱模样。

      他唤张筱春一声“师哥”,撒娇时叫他“小哥哥”。叫的字正腔圆的,好生清脆。

     小万音色好听,张筱春本要让他跟着学唱戏,奈何这斯心思不在唱戏上面,倒是热爱于打交道。

      虽然自己不爱唱戏,却爱听戏,尤其是张筱春的戏,他时常黏着张筱春给他唱,“小哥哥,小哥哥”的叫着,张筱春头一次对一个人怎么有耐心。

         连陈筱云都看不下去了,指着小万半天说不全一句话“师哥!你你你!你这样惯着他!他会!他会长不大的!”

      “小师妹,他可是比你要机灵的多,心眼多着呢。”

张筱春说话直,从没在意给女生留面子这回事。

    陶筱亭便过来找师兄的不是“这可是你师妹,你可得让着点。”

        “让着她,让着她她还能长大了吗。”张筱春学着陈筱云的样子反说回去。

         说来这师兄弟也是戏弄,陈筱云只会蒸桃花糕,蒸完就给他师哥送去,张筱春不爱吃桃花糕,却每次都收下来,因为小万喜欢,陶筱亭又争着抢着想要吃这桃花糕陈筱云还不给他。

     

      明眼人一看就就知道这其中的关系,可这老话说的“当局者迷”一点都没错,这仨没什么自觉。

     小万心里却明镜的很。

小万反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上栏上吃着桃花糕,两只脚搭在两边晃悠。

 

  "注意举止。"

  “嗻!”惹的张筱春一阵发笑。

  “这小子。”

     在戏园呆了几年,小万和那些个阔商聊的很开,也不知他这个十几岁的小孩子跟他们聊些什么。

     “经励科的料。”张筱春挺远的瞧着小万嘻嘻哈哈的在厢里跟那些大老板聊着天。

     戏班子员工越来越全,15岁小万进了经励科,当了张筱春的经纪人。

     正式进经励科那天,张筱春给小万准备了一套衣服,带领结的格子西装,小万有些近视,又配了副金丝框的眼镜,架在圆圆的脸上,精气神的很。

    “嗯,算是一副人模样了。”

     小万头一回穿这东西,新奇的很。

     “哥哥这衣服是给我了?”

    “那便是了。”

    经励科的活可不好干,虽整天忙前忙后却也乐在其中。

        科里一共5人,他进去一年便成了头儿,之后便天天准备着派戏。

 

        他依旧天天黏着张筱春给他唱戏,他爱听张筱春唱《锁麟囊》,却很少让张筱春上台唱。只是偶尔闲暇时间让他单独唱给他听 。

      “哥哥这锁麟囊是把我锁的死死的。”社交圈里爬了几年,小万这张嘴是越来越花俏了。

      “锁麟囊,锁林囊,不锁你锁谁。”张筱春偶尔也会跟小万开玩笑。

         众人给张筱春最多的评价就是“傲雪一般的冷”,以花喻人,张筱春好比那寒梅,,冰冰凉凉的开在寒冬,红的扎眼,与那刺骨的寒融在一起,又让人忍不住去接近 。

        可这寒梅遇到那小雏菊却融了水,似那露天的温泉,向上冒着热气,暖洋洋的舒坦 。

      小师妹蹲在门口望着一簇小白花“这小雏菊真是邪了门了,跟这梅花开在了一起,也不怕被传染了寒气。”

      却不知是这寒梅被小雏菊给融了。

      一两年的功夫,戏园子挣了不少钱,张筱春的戏依旧是最火的,没等上台,台下就已经满员了。一场戏下来,不少的戒指银票。

      

       小万与阎老板交往甚好,阎老板是介绍活儿的,有些大买卖总会先想到小万。

        吴商会成立一周年时,阎老板把活介绍给了小万,小万知道那帮大款,人傻钱多,对戏曲的认识几乎为零,只是吩咐要让最好的角儿过来。

       小万本不想让张筱春去的,他不怎么给张筱春安排这种,他知道张筱春不愿来唱堂会,没有小戏园子里来的舒坦。

      但那些人也不知道从哪知道的张筱春,点名让张筱春过来“那个北平来的名角儿!就那个,必须让他来!”

        日子到的那天,小万一直安慰张筱春“哥哥,这不是为了挣这帮大款的钱吗,忍忍。”

      张筱春也知道什么是好歹,反倒安慰起了小万。

       

       那阔商又觉得光唱戏没意思,又让阎老板找那怡红院的人过来。

       罗月月到的时候,正看到张筱唱完戏就着小万的手下台。

     这一看不要紧,罗月月敷衍了下那几位,立刻跑到张筱春身边。

     “张. ..张老板,我是!我是那个扔戒指的,台上最大的那颗就是我扔的!”

         这边刚刚准备坐下来歇息的张筱春又挺直了腰板“台上的戒指那么多,我怎么知道哪个是小姐扔的。”

         张筱春说了慌,那天他记得,小万收拾剧台时看到了那枚戒指,满台的星星闪闪属它最亮,被惊了一下“呦!这么大个儿的戒指,又是哪家的阔太太看上我们角儿了!”

     旁边收拾衣装的小徒弟与他打岔“哪是什么阔太太啊,是一罗月月,怡红院的罗月月,水灵的很,看这戒指,八成又是被哪个有钱的看上了,可惜了了哦。”说着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张筱春这边刚卸下妆,坐在椅子上冲那俩人说到“该忙什么忙什么,别说这些没用的。”

      停顿了一会又说到“小万,你过来,桃花糕。”

       “得令!”

     “诶诶诶!偏向了啊师傅!”旁边小徒弟气急败坏的说到。   

        但他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不愿与罗月

月过多交谈,小万还在旁边候着等他回戏园子。

     罗月月不甘心,慌忙又说到“我知道你就够了!我是叫罗月月......打小流落烟花无安处.....你不介意的话...可能有些唐突,但我愿倒贴千元赎身许给你!”

       “姑娘想多了,怕是辜负了姑娘的一番心意,我现在无心谈爱。”张筱春当机刻断了罗月月的一番心意。

         但罗月月依旧没有死心,“没关系!我可以等啊!多久我都等!”

       “罗小姐,死缠烂打就不好了。”说完就让小万与阎老板道别走了。

         期间小万一直在一旁默默站着,等与阎老板告了别才前去询问张筱春“哥哥,那罗月月虽说是个青楼女子,但论姿色气质可都是数一数二的啊。”

       张筱春也不知小万是真心问的还是明知故问,但还是回答了“心思不在,耽误了姑娘罢。”

       “那,哥哥心思.....”

  

       “在谁哪儿呢。”虽是个疑问句,却问出了肯定句的语气。

      “我说......在你这你信不?”

       “哥哥可别拿我开玩笑了。”

        “不过,哥哥没答应我倒是挺开心的。”小万随口说完插科打诨的跟他师哥嘻嘻笑笑回到了戏园子,各揣着心思。

   

         张筱春虽经历了这么多事,却看不清小万这个人,大多数人都觉得他是单单纯纯的一个小孩儿,但小孩儿怎么可能在经励科待下去,但要说他心思重吧,这小孩平时的举动也确实是幼稚。

      张筱春坐在自己卧室的妆台前思来思去。

         “就这样吧。”

       

     ————tbc————

   

    ————end?————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