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很好喝

墙头草居多,跨国跨界。

一定能成为画手的。

我的生活日复一日,我希望有所改变。

何安宁!我病了 【常剑雄X何安宁】

常剑雄X何安宁

#小甜饼#

#日常跑题#

1.

       何安宁是个医生,自己开诊所的那种。天天白大褂身上套,听诊器不离手,每天最大的兴趣就是坐在摇椅上摇。

        没有错,他在诊所里放了个摇椅,没事的时候就躺在上面,他还是个嗜睡的主,所以经常的情况就是谁要是过来看病却看不见医生,稍稍喊两声就会看见办公桌后面缓缓升起的宛如初升的太阳一样的何安宁的,头。

        每天生活安安逸逸,看看病,睡睡觉,空闲时间画会画儿。

      其实他的梦想是当一名画家。

      长发飘飘的那种。

    但是由于没有坚持留长头发也就断了这个念想。

   2.

        这天又是个一晴朗日,何安宁躺在他那张椅子上昏昏沉沉,电视上放着南乔的无人机发布会,何安宁临睡觉前还在想“常剑雄那只柴犬怎么没在那?”

        发布会对于何安宁来说就跟上数学课一样,像一颗巨大的安眠药 。

        所以,

        等何安宁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有两个男人围着他看,属实是吓了一跳。

     “你们俩搞什么鬼!”何安宁心脏里那头疯了的小鹿四处乱撞。

     老秦和阿葵相互看了一看,转头对着后面说到“小常总,醒了醒了!”还招了招手。

       “什么小常总,可别开我玩笑了。”那个被叫“小常总”的一脸笑意的看着何安宁。

     “呦,睡的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谢谢您呐。”语气明显带着不满。

        何安宁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坐直,还咳了咳清清嗓子“怎么心思到我这来了,小—常—总。”

     “当—然是病了啊,相思病,怎么着,你得给治啊。”

    “我看你也是病的不轻。”说罢真的拿起听诊器往常剑雄心口上贴 。

     “行了,不逗你了,我出车祸了。”像是在说什么日常。

       何安宁看了看常剑雄活泼的像个正常人突然喊到 “常剑雄我警告你,你要是在开这种玩笑以后就别来了!”何安宁生气了,这个人怎么能拿命开玩笑!

      “唉,没骗你,这不,今天小乔无人机发布会都没赶上。”何安宁这才发现不对劲,眼角撇到常剑雄那黑色T恤衫上的血迹,不仔细看真的发现不了,像隐藏在黑夜的猫头鹰 。

      “不过没什么大事,上天眷顾!司机才惨呐,估计现在还在医院手术台躺着呢。”说着还举起他那受了伤的手臂晃了晃。

     何安宁快速按住他那不安分的手臂“那你怎么到我这来了,去医院啊!”当真是惹怒了小猫崽,就差挥起他那猫爪子了。

     猫爪子翻出医药箱给他找药膏。

     “这不看那地方离你这也挺近的,再说了,你不就是医生吗。了,何——医生。”他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摸了摸何安宁的头。

     “那你到是叫醒我啊!”可能还是心疼了,语气也渐渐软了下来。

     “你体质再好也不能怎么折腾啊,万一.......”毕竟体质再好也抵不过天祸。

     “这不是看你睡的正香,没敢打扰吗,还有,可警告你啊,别咒我。”

     “不过,你睡觉可真好看,安安静静的。”

     “贫。”

 3.

       常剑雄可能真的撞了大运,除了一些擦伤也就没什么问题了,就是血流是有些多,看着怪吓人的。

      “你今天出门是看黄历了还是踩着狗屎了。”看到常剑雄真的没什么大事何安宁又拐回他那傲娇的体质。

      “看你照片了。”常剑雄没说谎,他是真的看了何安宁的照片。

     “那这么说,我还有这种功能啊,那到时候我卖照片去吧,发家致富。”

       “那不行,就我看好使,谁叫我长得好看呢”

    “常剑雄你可要点脸吧。”

 4.

  “诶诶诶,看也没我俩啥事了,走了啊。”

    “你们俩怎么还在这。”夫夫同声。

      “很好。”

5.

      俩人打小是竹马竹马,一块长起来的,从三岁穿着开裆裤到23岁大学悠闲生活都是一起同过窗过来的。

        不过大三的时候常剑雄突发奇想去蓝天利刃当了特种兵,临走前大气凌然的冲何安宁说“等我回来,回来我就娶你!“

     何安宁一脸嫌弃的整理他的衣领“别别别,看您这是立了个flag。你不怕出事,我可怕我成孤寡老人。”

     然后就送常剑雄去了车站。

    回校的路上一直催眠自己没啥大不了了,不就3年吗。

 

        那个时候俩人已经交往很长时间了,交往的起源是常剑雄也不知哪天受了刺激,多年的媳.....多年的榆木脑袋开了窍,发现自己对何安宁的感情不只是兄弟情,要不然自己看到那个小崽子被学弟告白了,为什么气冲冲去揍了学弟一顿。那时候他们高三。

     学弟很伤心。

       何安宁也终于在那天确定了常剑雄的心思,不妄自己苦苦等了这么久,黄花菜还没凉,有救。

6.

       常剑雄去了蓝天利刃也没有闲暇时间给何安宁打电话,好容易抽出时间都是时俊青这个小子耍机灵闹出来的,等俩人躲到没人的地方时,常剑雄就立刻打给何安宁,手机是诺基亚,耐得住抗摔,被人发现了就往外随便一扔,到时候俩人在摸黑找去。

        何安宁自从常剑雄走了之后就一直在等他电话,天天拿着手机也不看什么,就翻手机页面,左翻右翻的,按理来说他也知道特种兵部队怎么可能有时间打电话,但还是耐不住那侥幸的心理,万一呢.....

         第一次接到电话是在晚上,那天放5.1假,舍友都走了,百般无聊想早早睡了,在去洗漱的空档电话响了,常剑雄在那边急的不行,心里面犯嘀咕“小祖宗我好容易给你打次电话你可得给我面子啊”

       等何安宁回来才发现已经有了2个未接电话了,急忙的打回去,手还是颤的,心脏跳的难受。

“喂!”

“您可算是接电话了!”

“嗯.....我刚才洗漱去了。”何安宁丝毫没有跟他拌嘴的心思。

“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给你打电话的,怎么样啊,估计寝室里又只有你一个人吧。”

       “我想你了”何安宁没有理常剑雄的话,趴在桌子上眼角红红的,说话带着颤音。

     “我也想你啊。别哭啊,安宁。”常剑雄知道自己对此无能为力,他想抱住何安宁,但是又怎么能呢。

    

        话筒那边突然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常剑雄!快快快,有人来了!”然后何安宁就听见常剑雄匆匆忙忙跟他道别。

    “嘟..嘟....嘟.....”

7.

        从那之后常剑雄打电话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何安宁问他怎么做到的,听见时俊青扯着嗓子喊“当然是靠我这个天才了!”

       “他找了个没有监控的死角,还偏僻,但凡实战,准能打电话,正好最近实战还多。”

      “话说,你跟那个时俊青,挺好的啊。”

     “怎么的,吃醋了还,他人挺好的,实力蛮强的。”

    “你把电话给他。不许听墙角!要不咱俩就算完了。”

        常剑雄虽然不服气但还是给了时俊青电话“给你,安宁要跟你说话,也不知道你俩有啥聊的。”

     常剑雄特意跑到老远躲着。

       “时俊青。” 

       “是我。”

      “我想拜托你点事,看着点常剑雄,他性子直,脑回路也耿直,从小到大都是优等生的性格。他能和你做朋友说明你很不错,特种兵这种环境,绝对不是优等生的天下,你多担待着他。谢谢你了。”

     “好好好,何妈妈,保证给你看的严丝合缝。”

     “常剑雄有你这样的人陪着他,是他的福气啊。”时俊青笑嘻嘻的模样。

      “哪啊,是我的福气.......”

8.

   

        何安宁小时候长的小,小姑娘一样,在同龄人里像是滥竽充数的。经常有小孩欺负他,常剑雄总是挡在他面前保护他,跟那些混小子打成一团,好在小孩子也没有什么力气,比比划划几下就累了。

         常剑雄像是出去遛弯的狗崽,浑身脏兮兮的,何安宁也不嫌他,拿纸巾给他擦脸。

        初中时常剑雄经常24小时不离何安宁的身,像个大型挂件,那个时候何安宁还是要比同龄人矮上一点点,常剑雄怕有人欺负他,像是怕自家闺女被流氓调戏一样。

        

      

       高二时何安宁开始长高了,挺拔的小树苗终于有人关注了,开始有小姑娘注意他,会悄悄递给他情书,自然有男孩子嫉妒他。

       那天也不知是谁陷害他,说他是被大老板包。养的,在周末某某酒店看到他和另一个体态端详的男人开。房去了。

       何安宁本来也没当会回事,心理暗暗骂那人智障。“那是我爸!什么包养!可不么,养18年了!”还是没忍住和常剑雄吐槽。

       常剑雄本想去找那人算账了,何安宁拦着他不让去,“没必要,到时候自然就散了。”

        直到一天早上早读,班主任都是在第一节课才会到,所以早读的时间并没有人管。

        那个发布谣言的小子到是自己找上了门,站在何安宁班级门口让他出来,何安宁一万个不乐意的出去了,常剑雄怕他出事也跟了出去。

      “你就是何安宁吧!”

     “废话,你召唤谁出来的没数么。”

     常剑雄在一边偷笑。

    “看你长得白白净净的,没想到是这样的人,放。荡。”

     “你TM说谁呢!”常剑雄本来就窝着火,“这孙子自己找来的,不能怪我打他了吧。”常剑雄挥拳的时候想到。

      一拳威力不小,那小子从地上起来,边起来边嘟囔“靠,不就是个biao zi吗!指不定跟多少人shui过!凭什么xxx那么喜欢你。”

       

        xxx是隔壁班的班花,平时没事老来他们班闲逛,其实人家小姑娘喜欢的是常剑雄,喜欢何安宁的是另一个小姑娘。到头来,原来是这位大哥弄错了。

     当然,常剑雄丝毫没有看出来小姑娘喜欢他。

      “你把你那嘴放干净点啊!之前的账可都还没算呢!”说罢又要打上去,何安宁也没拦着他。

     直到常剑雄发完火,何安宁看着地上躺着的那个“其实.....xxx喜欢的不是我。”

    “你糊弄谁呢!”

    “真的,她喜欢的是.....”何安宁悄悄指了指常剑雄,他不想让常剑雄知道小姑娘喜欢他,怎么可能把情敌供出去。

      “不过,介于你之前发布的谣言,我可拦不住常剑雄去报复你。”说完便拉着常剑雄回班了。

        常剑雄到底是没让何安宁失望,第二天那小子便澄清了谣言。至于做了什么,就是秘密了。

9.

    何安宁给常剑雄涂好药,收拾医药箱。

   “那小乔的发布会,不要紧吗。”

   “没事,时越在那呢。”

   “你以后,注意点。”

10. 

 

“对了,你记不记得大三我走的时候跟你说的话。”

何安宁当然记得“记得啊。”

“我觉得.....我可以实现诺言了。”常剑雄装作很不情愿的样子。

“怎么的,你不愿意啊。”何安宁随手拿出他那把手术刀,虽然不知道他一个开小诊所的为什么会有手术刀,但他就是拿了出来。

“没有没有!巴不得呢。~”

  “这还差不多。”

11.

“我觉得我可能也病了,要不怎么喜欢上你了。”

——end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