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钙奶很好喝

墙头草居多,跨国跨界。

一定能成为画手的。

我的生活日复一日,我希望有所改变。

初夏至。【林涛X秦明】上

校园 谈个小恋爱       双向暗恋
#林涛X秦明#
#小甜饼#
#流水账#
就是一些琐事平淡

(上)

1.
初夏了—

        窗外的枯树终于开始冒出新芽,脱去冬季那沉重的外套,突然的变季让全身都变轻松了不少。

        年轻的时光轻盈盈的,彼时的秦明还不是那个一年四季深色西装在身的法医科长,他穿着白衬衣走在走廊上,捧着一摞作业去敲办公室的门,窗外阳光正好。

      "叩叩叩"  秦明不得不用下巴抵着书本来空出一只手敲门。

    “进来!”

     "老师,这是昨天的数学作业,共31本。”
    “林涛又没交。"

      只见那坐在办公桌后的人握笔的手突然一颤,笔杆随之段成两截。
       “这小子,我看他是活腻了!”不出意外的谩骂。

         秦明貌似是习惯了这种场景,又或者说他本身就是那淡然的性子,看见班主任发火一丝反应也没有,就静静的杵在那。

      "对了,秦明,老师最近准备排座,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你和林涛在一起吧。这小子虽然皮了点,但是个好苗子。你什么想法。‘’

    "林涛啊......"

   "你要是不愿意,老师也不——"

  "我愿意。 "

        秦明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老师,林涛绝对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他像个未知数。

     “那最好了。”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老师。 ‘’

2.
         林涛是秦明在校外篮球场偶然看到的一位少年,偌大的篮球场空无一人,林涛特别扎眼,本就生的俊朗,个子也高,穿着大背心在那练投篮,还投不准。

       "重心太低,手臂抬的太高,怎么肯能投进去。"秦明虽然不会打,但是理论知识很强。

       声音很小,却也被林涛听到了,还没等看清是谁,就见那人就自顾自走了。

“啊!进了!”听见篮球落地的砰砰声。

          后来等到高一开学报道那天,是秦明第二次见到林涛,林涛第一次看清秦明的模样。

   “你好,我叫林涛。”
   “秦明。”
   连手都没有握。

3.
        俩人在一次“偶然”中当过一节课同桌,那节课是他们都不喜欢的数学课,几个淘家伙商量窜座要打扑克,林涛那时候被班主任叫去谈话了,等回来的时候铃刚响。

     看着自己那被人座了的位置苦不堪言 。
 
“我!你们!!可以啊,那我坐哪啊?!”

      “噗....那..秦明那不是有座吗,哥们够义气,特——意给你留的!”看着小黑那明显憋不住笑的脸刚要骂回去,这边就见数学老师一只脚迈进班。

     “那边的!林涛!又是你小崽子!干啥呢!回座去!”数学老师那独特的东北口音震耳欲聋。

         林涛“连滚带爬”的到秦明身边,两人满打满算说话都没超过10句,还是加上自我介绍的那两句,秦明一身清冷,在整个学校都是一副特别,林涛觉得靠近他体温都降低了。

    “那个啥..这帮小子!哈哈哈...真——”

   “听课。”

   “哦,好的,没问题。”

        那是林涛上的最安静的一节课,战战兢兢,每次想跟老师扯皮一往旁边看立马熄了火。

       林涛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啥有些害怕秦明,可能天生克他吧。。

      而秦明对于这次偶然的同桌的看法是:不错,孺子可教。

4.
         等二人正式成为同桌时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体育生每天下午都要有专门的时间去训练,那天下午林涛刚从体育队解放宽大的篮球服随着风咣悠咣悠的,他拿着篮球边走边晃,好像自己是某个篮球运动员。

       秦明清冽的嗓音从四楼传来,被风吹个满面,随着声音看去,便看到秦明那挺直的身板,旁边是自己那蓝白的校服,一滩水似的挂在窗边。

        他下意识向上招了招手,却发现秦明看了过来,离的那么远,可林涛就是从秦明那一副冷漠的三无脸上看到了窘然。

    “呦--!秦--小--明!”也不怕路人异样的眼光,林涛就这样直白地冲楼上喊,秦明像看个智障一样看他。

这个时间可是上课时间。

然后又听见数学老师那特别的口音“林---涛!”

“日,怎么又是数学课!”

“你小子,我可听见了!”

4.
      暖气流好像没有击败冷气流,刚刚回升的气温又降了下来,刚刚穿了两天衬衫,又套上了冬季校服,甚至还飘起了小雪花。

     “怕不是要过年了。”
      林涛裹得严严实实的趴在桌子上,头冲着秦明,秦明还是那蓝白校服身上穿。

     “小明你冷不冷啊?‘’
       林涛凭一己之力和秦明当成了“半边”哥们,因为秦明从来没承认林涛是他哥们。
   天天“小明”长“小明”短的叫着,也不顾秦明的阻止。

    “不冷。”

    “林涛!”
  只见林涛猛的起身把衣服敞开抱住秦明。
   “胡说,身子这么凉,身子骨本来就弱,你要是倒下了,我怎么办~”

  “好好说话,别总...撒...娇。”

  “暖水袋也给你,这是热水,喝点 。”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一上午转瞬即逝。

    “林涛,我热了。”

      “你真可爱。”

5.
        由于天气忽冷忽热的变化,大部分学生不出意外的都 ——肠胃感冒了。

按照小黑的话,
“本来大家全是开水,这下好了,都凉凉了。”

林涛没倒下正常,秦明那个身板竟然也没倒下。

班里人说“秦明嘛,毕竟是大神,是上天庇护的,此等小小感冒怎能奈何得了他。”

          林涛好似捡了个笑话,一本正经的问秦明
“秦明,我听说你是上天庇护的选定之人。”

“林涛....!你再和别人闹....我就让你成为真正的天选之人。”

"好了好了好了!逗你开心嘛~"

  "哼。"

6.
          那凉意终究被风吹散,炎热三伏时节,天上火,地下炎,衣裤似膏药的黏在身上,林涛一个体育生,每天在大太阳下晒着,肌肤被炽的通红,也只能感叹。

         林涛是那种典型的"淘"学生,给他支圆珠笔能玩一节课,上早操做体转运动为了看喜欢的人刻意多停留一秒。

         林涛跟体育队的打篮球,会不经意瞄一瞄四楼,秦明有时会和他碰上眼神,谁也不避着谁,正大光明互相看着对方,然后林涛就立在那也不再打球了。

         队友就过来调侃他"行啊,涛儿,有了媳妇忘了兄弟!"
         林涛像只炸了毛的犬类回答"这叫兄弟媳妇一条战线,共同促进和谐发展,都懂什么!"

       在秦明的视角看就像一群七八岁的孩子在打架。

       嘴角微微上扬。

7.
         秦明对"孤独"没什么看法,一个人度过十几年,父母的意外去世使秦明把自己侧底关进黑屋子里,不见天日。

       所幸时光待他还好,这么多年,安安稳稳,他连自己的后半生都想好了,当一名法医,算是子承父业,兢兢业业工作。
   上班,下班,上班,下班......

     最后去死,或者死去 。

    自己可能会风光大葬,也可能无人问津。

          然而这些想法都被林涛打破了,碎的很侧底,拼都拼不上,玻璃渣子一样。

      林涛带着暖阳般的微笑轻松的打开了秦明那扇门。好似个英雄般的站在那扇门的门口,向秦明伸出手。

    从此阳光照耀四方。

   秦明的后半生好像发生了变化。
   当上了法医,兢兢业业工作。

    上班,和林涛一起;下班,和林涛一起。

   然后自己会和林涛活的很好。

       林涛说过自己想要当一名警。察。最好能当上大队长之类的。

"以后,你问死的,我审活的,咱俩就是最佳拍档,最帅的那一对!"他故意站在围墙上。

"我像不像超级英雄!"

"科学证明,超级英雄是不存在的林涛,你要是想当警。察我劝你少信这些有的没的。"

"小明,你就不能满足下我的虚荣心~"

"当警察要什么虚荣心。"

"我们明怼人的功力愈发强劲了哈,走吧,吃饭去。"

秦明跟在林涛身后一米远的距离。

8.

"你是英雄啊,我的。"

评论(2)

热度(79)